对话美女总裁董思阳:你们把我的屋顶捅破了

2017-10-16 10:11

  》,引起了广泛关注,被多家转载,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的一些华文还进行了报道。

  2008年12月26日,董思阳分别在其新浪和阿里巴巴的博客上刊载了一篇题为《思阳的反思》的博文,文章表示,很多东西是自己必须承受和面对的,因为,既然当初选择了把自己放到的聚光灯下,那么无论何时都应该坦然地面对别人的“放大镜”与质疑。

  在博文中,董思阳解释,“喜客多”原在龙之梦购物中心的餐厅确实已更名为“巴国故事”,但仍会出售有机菜,之所以改名,“是公司为了长久地发展所做的战略性调整”。她还承认,当年就读的美国民族大学是“函授性质的商学院”,并提到她正在美国“考察沃顿商学院”。

  对于大家质疑《21岁当总裁》中的“思阳语录”,董思阳承认是引用了对她有所启迪的名人名言,“如今已经记不起是在哪里读到过的了,所以没有做详细的说明”,并向读者“真诚道歉”!

  记者还注意到,在董思阳博客上的公告栏上,包括“NGO副”等在内的一些头衔已经被删去。

  1月8日上午10时,中国青年报记者按照约定来到位于上海外滩的慧泉国际办公室(董思阳是慧泉国际旗下的慧阳培育学校副校长),接待记者的是慧泉(中国)国际教育集团总裁苏建诚和慧泉(中国)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李秀芳。一小时后,董思阳终于出现在记者面前,记者与她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对话。(以下中国青年报记者简称记者,董思阳简称董。)

  “我现在拿哪里的护照,我有几张绿卡,有多少套房子,有多少资产,我不便于说”

  记者:你原来叫董×?(注:记者查到董思阳的另外一个名字,应董思阳其财产、安全、隐私的要求,文中隐去)

  董:不是,你不要相信网上说的,我现在把身份证拿出来,你看是不是董×。(并未出示)

  董:我现在拿哪里的护照,我有几张绿卡,有多少套房子,有多少资产,我不便于说。有些隐私权应该()。

  董:我外婆是人,我妈妈是人,我不是纯粹的居民,(我去)就跟人去一样。

  董:我父母离异了,我跟妈妈了。这是我过去痛苦的东西,我不想提。但是某些借助我来炒作的人会受到法律的(制裁),2009年初我会整顿整个行业,包括的人,昨天刚刚和律师开了会……

  董:我父亲在哪里我要告诉大家吗?有些东西不便于说。你应该关注我现在的企业做什么!

  李秀芳插话:你看过马云的书吗?没有一本是他写的。作品是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的。

  “我做这些事情,那是的事情,那是我的合伙人信不信任我,这与大家没什么关系”

  记者:在我们的报道之后,新加坡的《新明日报》发表一篇文章,说翻阅了历届南洋理工大学学生档案,都没有查到你,怎么解释?

  董:我的英文名字叫什么,我的原名叫什么,你是查不到的,我在新加坡的学生护照上的名字你是查不到的。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?你怎么去查?

  董:有些东西我不愿意讲,我现在只想把精力集中在我的事业上,至于这些东西(只会)越炒越大。我希望你们关注我们将来做什么事。这个坏名声已经出去了,你们把我的屋顶已经捅破了。

  董:愿意的我,不愿意的不,尤其是学习成绩什么的我不愿意说。你再写这个文章也没什么意义了,别人都看明白了,央视都过了,你说我怕什么,你这篇文章中国的网站首页到处转载,中国各大都转载。我想用时间说话,我将来做多少实业,捐了多少,你将来会看到的呀。

  记者:无论是平时交朋友也好,做生意也好,一个基础就是诚信,如果大家有这么多的怀疑……(被打断)

  董:任何人都没有怀疑,除了那个(北师大的)小孩。骂我的人IP都是一个。我去查了,我的律师去查了,凡是骂我的都是一个IP。

  记者:你在书中说自己在新加坡卖过花,做过保险推销,做过直销,十几岁就开始做?

  董:兼职为什么不可以?半工半读,国外的小孩都是实践的东西重于理论的东西,新加坡,不允许打工,留学生更不允许打工,但是一周之内做5个小时到几个小时是可以的。

  董: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是犯法的事情?花这么多时间搞以前的事情做什么?

  董:后面的影响是我的商业合伙人,那是他信不信任我,大家信不信任我没关系。我做这些事情,那是的事情,那是我的合伙人信不信任我,这与大家没什么关系。

  董:这件事情我再给你严重讲,你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下,要弄得很大……(被李秀芳打断)

  董:那个时候也许我认为没有卖海南鸡饭,书中的东西你不要咬文嚼字,你这是在挑我毛病啊。

  记者:如果是小说没问题,但是这本书是董思阳著,而且是自传体形式,必须要基于真实的基础。你当时自己感觉没有卖海南鸡饭的?

  董:我比较上进,想读一个大学,但当时太忙,非常忙,任何好一点的大学,都要坐在那里读的,这个大学(指美国民族大学)是可以上网读的,是函授的,时间比较。我不可能花一年两年时间坐在那里读MBA,在那个情况下又想充实自己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大学。

  记者:毕业照上为什么有中文?董:我毕业不是从新加坡回国了吗,回国之后不就移到中国了吗。

  董:我马上要读、北大,你知道吗?我马上要读长江、中欧商学院,你知道吗?我读哪个大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现在要做什么,你的焦点应该放在未来我做什么。我读哪个大学不行?我去哈佛,哈佛就要学费,我给它打过去先,我英文很好。

  记者:斯特福大学又是怎么回事?董:我从来没有提到过啊,这太冤了。记者:你在博客上提到过啊。

  董:那肯定是最早的时候没搞清楚,我从头到尾宣传,包括博客上写的都是美国民族大学。

  (记者注:在董思阳新浪博客上的一篇文章《她从花季少年渐渐起萌生》中有一篇作者为武国华的文章,提到“去年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毕业后,考入美国斯特福大学攻读MBA”。)

  董:这和读者有什么关系啊?读者要看的是大的东西,不是看这个名字,你明白吧?我觉得很好笑。

  董:中国有多少机构,有多少商会,你知道吗?发了多少,你都可以去查吗?几几年颁的你能查到吗?新加坡的商会就不下100个。

  记者:但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只有一个。董:这个可能有点……记者:到底是哪个商会呢?董:这个我不方便说。记者:你的英文名是什么?

  董:我的PASS用的不是英文名,也不是中文名,是英文名和中文名合写,比如我叫U landa D ong。记者:那你的英文名是Ulanda吗?董:是。

  记者:你还提到过和青岛医学院合作,向新加坡输送护理人才?当时是和哪位副市长联系的?

  董:我不方便给你说他是不是省长,因为我觉得是要对方的,不太方便把人家的身份说出来,而且是以前的事情,过去就过去了。

  记者:什么时候接受《海外赤子》的采访,在什么情况下被评为中国最年轻的女企业家?这本是在哪里出版的?

  董:是《赤子》这本,在南京。李秀芳插话:写海外归来的人。记者:公开发行吗?李秀芳:不清楚。记者:现在还有这本吗?

  李秀芳:没有了,早了,现在还有没有这本我们不知道了,因为我们不太关心这个事情。

  (记者注:经查询,国内是有一本《赤子》,不过是由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办的一本表现老兵风采的,出版地点是;而董思阳的新浪博客上转载了一篇来源为“海外赤子”的文章《董思阳与中国首家有机连锁餐厅》。)

  记者:你的博客中说《中国工商时报》评你为中国最有潜力的优秀企业家?中国没有这张啊?

  董:那我就是被骗了。记者:证书还在吗?董:都在啊,要拿出来看吗?记者:是在颁吗?董:不是,有些就不要颁了啊。

  (记者注:在董思阳新浪博客上的《80后美女企业家简介》一文中提到“2007年1月23日在被中国工商时报评选为中国最有潜力的优秀企业家。”)

  董:是个正在做的组织,但是你们搞了这篇稿子,我自己就弃权掉了,这个NGO是个非组织,它现在正在建,是刘佳(音)。

  董:这个我不方便透露。你报道之后,人家那天就给我打电话,我就不好意思,当时我就说我在美国,我就不参加了。

  记者:什么时候回到中国发展的?董:2007年上半年。记者:都包括哪些行业?

  董:我的实体都在。公司在注册,(是因为)做贸易比较方便,做投资、上市比较方便,实体在,主要在上海,现在网站在改版。我现在还有一个贸易公司,叫拓得实业,我没有和任何说过,在上海注册,拓得实业有限公司,在工商局能查到,但是法人代表不是我,我们做这个教育,第一没有偷税,第二没有漏税,第三没有,你做这个报道有什么意义呢?包括餐厅,包括学校,这还不够吗?23岁的女孩子做的实业还不够吗?凤博网站一个半月后马上就做好,你可以看。拓得为什么没有给讲?因为这是我们真正赚钱的实业,为什么把餐厅给讲,因为餐厅率高嘛,来的客人多嘛;为什么把学校给讲,因为学校好啊,拓得没有必要给讲,因为这是实实在在赚钱的东西,法人是不是我没关系,钱流到我口袋里就可以,这个东西你不要管。

  (记者注:采访后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后发现,只有深圳有一家“深圳市拓得实业有限公司”,未查到“上海市拓得实业有限公司”。)

  董:刚开始搞喜客多的时候,生意一般,当时我们在想能否把上海人最喜欢的口味结合到有机食品,所以我们就把川菜导入有机,接受性比较强,大家先接受川菜这个大概念,然后试试有机茶,有机蔬菜。

  记者:什么时候改为“巴国故事”?董:2008年10月吧。记者:现在餐厅主要是你在打理吗?

  董:我不是亲自,你可以在网站上看到,我们有执行总监、大堂经理,其实在我旗下投资的很多实业我都不愿意讲,你看拓得实业我没给你讲过吧。

  (记者注:在董思阳新浪博客上的《80后美女企业家简介》一文中提到董思阳是“中国喜客多连锁餐饮公司的执行总裁”。)

  董:哦,现在拓得也在改版中,你现在上去可能也看不到。记者:你的有机农场在哪里?

  记者:在哪里?董:这个我不便于说,竞争对手知道了去COPY我,我不就死掉了吗?

  董:我不认为是真的,也不认为是假的,我不回答。你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,你认为是假的就是假的,你认为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,我本人从来没说过。

  董:身价有有形和无形嘛,这涉及我的人身安全问题,我不便去这些东西。

  董:这是我的无奈,我现在出去都会有人身安全问题。我从来(对)任何不会说这个问题。

  董:我曾经和主办方强调过至少5遍以上,但是主办方一定认为这是需要,但是我的心态很好,不管对方是炒作也好,是什么也好,我只关心我现在做什么,我将来能做什么,至于那个东西,只是个头衔。

  董:我去了吗?我没去,就证明我不认同,他们打着我的旗号,那就是我被骗了。你们到中国任何地方去查,董思阳任何如果收费的话……我机票都是自己报。

  董:卖书的版税是7%,到现在为止我一分钱都没有收,因为我想用那个钱去做慈善,我还没拿,那几万块钱,还不够我去大学的机票费呢,我不可能靠那个去赚钱。

  记者:你在博客中说:“我有做错的地方,真的大家的原谅,思阳会努力改进的!”你认为自己“做错的地方”是什么?会怎样努力改进?

  董:我觉得我比很多企业家……任何人都会有毛病,任何人你要往墙角逼,哪个人没有一点……但是人无,我觉得我做的事情,我心态好,我愿意去帮到很多,正面积极,第一,我没有偷税,第二,我没有漏税,第三,我没赚没的钱,我问心无愧啊,我没有做违法的事情,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会有……

  董:加盟了吗?人家都说不管你做得好与坏,我都要加盟,多少人这么说,但是我收了吗?我要真是那种人,我早就收了。

  董:当我的家族濒临破产的时候,对我是个激励,但是我后来有了实体,那个东西就空洞了,我做了企业之后就觉得那个东西没什么用了。 (记者 周凯 实习生 彭洁云)

 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